爱零工APP-张江高科

2019-04-25 12:17:27 张江高科技园 445

年轻时,胸怀一颗跳跃的心。没曾想人至中年,他依然闲不住。他说:“人生就像是一个航海,来世间走一遭,充满着未知。时常保持好奇心与探索欲,才能不断丰富一望无际的航面,才是不辜负曾经的风雨一路。”

 上海国际医学园区|张江高科技园|张江科学城|张江高科

他是爱零工创始人黄晖。闲不住的中年人,已经工作了15年的黄晖,一直是个闲不住的人。 

曾在快消品行业工作,中途跑去国外读书,后又回到老本行。原以为这一次会“安分”下来,没曾想又被天马行空的广告营销服务吸引。但就在黄晖进入广告营销公司,担任5年总经理期间,他敏锐察觉,新的商机正在这个行业酝酿。

据分析,零售门店通常货架缺货率最高可达到27%以上。如果现场没有人员及时提供理货服务,那么,将会造成门店5%-10%销售机会的流失。因为对某些忠诚度不高的品类而言,如饮用水与食用油,消费者在发现货架上没有自己想要的产品后,通常会选用其它品牌、取消购买计划或者去其它商店寻找。

传统的理货用工模式是派出“昂贵”的销售人员,去门店做低技能的货架分销清点与补货。这不仅浪费了人力成本,也浪费了时间成本。因为理货人员需要花费一半的时间在店与店之间的路上。

 上海国际医学园区|张江高科技园|张江科学城|张江高科

这种模式,不论是对甲方品牌商还是乙方营销服务公司而言,都会造成一定成本损失。面对这一问题,黄晖当时就在想:倘若不雇佣专职人员,让离门店最近的人去做理货这一工作,是不是效率更高、更划算? 

仔细思量后,黄晖认为在互联网的浪潮中,完全有机会通过“互联网+”模式,成立一个线上众包平台,实现“找附近的人做专业的事”2015年,带着那颗早已跃跃欲试的心,黄晖潇洒地走上了创业征途,正式启动爱零工项目。


打怪升级的超级零工

今年6月份,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曾谈到,在南方某省考察期间发现,当地出现了改革开放初期曾有过的“零工市场”,工人们没有固定的雇主,而是按小时计算打零工,一天内可同时服务几家雇主。 这种工作模式和时下十分火热的“零工经济”异曲同工,也正是“爱零工”平台在做的事情,打破传统的用工模式,以众包模式为核心,向品牌商提供终端营销执行服务。


李磊是一名90后外科实习医生,也是一名资深零工。自从发现“爱零工”这个平台,他就经常下班后开车去附近找活干,帮全家理货、手机品牌销量调查、商店人员探访检查……他利用自己的空余时间,赚了不少零花钱。

李磊经常会将自己的零工经历发表在爱零工社区,因此收获了不少零工界的迷弟迷妹,可谓是“零工达人”一枚。

上海国际医学园区|张江高科技园|张江科学城|张江高科

爱零工团队

据黄晖介绍,目前在爱零工APP注册的用户已达几十万,覆盖1至6线520多个城市超过10万家的零售终端。

 在爱零工APP中,它会给用户贴上不同的标签。正如网游里打怪升级一样,平台根据不同的积分与标签,发放相应的任务,如市调、行业分析、理货还有谈判等。当你完成一个任务时,系统会自动发放相应佣金。经了解,在爱零工平台上,靠接单做任务的人竟能月入万元。

为弱势群体擎盏灯

爱零工凭借高效的模式,以较低的人力成本帮助快消企业提升效率,获得了不少客户的信任。从500强企业到本土企业,从传统快消品类到3C电子类产品,爱零工正在不断拓展服务范围,解决更多客户实际面临的痛点。

 

创业两载,让黄晖倍感欣慰的是,爱零工让部分弱势群体找到自己的价值,让他们能够凭借自己的双手和智慧过更好的生活。“看到他们挣到5000元真的比我自己一年挣5千万还令人开心。” 黄晖说。

小迪(化名)是一位小儿麻痹症患者,在遇到爱零工前,他甚至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和价值。偶然的机会,他接触了爱零工后,通过做众包审单工作,找到了一个挣钱的机会。小迪工作格外认真细致,第一个月,他就轻松地挣到了500元。这500元钱对许多人而言,虽不是什么大数目,但却帮助小迪通过劳动重拾信心。


为表示对爱零工的感激之情,小迪还写了一封感谢信并专门来上海见黄晖一面。当小迪伸出那双手与黄晖紧握时,黄晖内心百感交集。那一刻,他告诉自己,这一路,所有的跋山涉水都值得。

在五彩斑斓的城市生活里,大多数人贪恋安逸成乐。而在偏远的山区,还有很多弱势群体需要我们帮助。黄晖感慨道:“人活一世,除了为自己还应该为身边的人做些事。”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能够为自己的孩子树立一个榜样,让他看到创造的力量;同时更希望号召更多人一起加入,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为更多的人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