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高科动态

强生王金鹤:预见未来·人工智能医疗

2019-05-29 18:09:21 张江高科技园 447

“创新的生态链能够让参与者发挥各自的优势、充分地合作,更快地推动创新项目的落地。”

医疗科技的进步离不开创新的力量,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医疗行业成为人工智能应用的前沿阵地,与之相关的创新产品和应用层出不穷,比如医疗机器人、可穿戴设备等等,如何推动创新技术的快速落地也成为医疗行业探讨的焦点话题。

张江高科技园

强生医疗心血管和专业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王金鹤先生

在近日的2019年上海科技节 “预见未来·人工智能医疗”论坛上,医谷记者与其他媒体一起采访到了强生医疗心血管和专业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王金鹤先生,作为覆盖消费、医药、医疗器械领域的跨国巨头,强生医疗是如何转变创新思路,搭建创新生态链,并在其中发挥自身优势,推动行业创新的呢?


记者:今年2月,强生以34亿美元收购外科手术机器人公司Auris Health,使得强生在手术机器人领域实现重要突破,请问强生原有的创新平台和产品线能提供哪些支持?


王金鹤:强生的创新分为内部和外部,收购Auris是外部创新,在内部我们也在和谷歌合作研发手术机器人。二者不同之处在于,与谷歌合作研发的是侵入式的,通过腹壁进入,而Auris是通过自然孔道进入人体,它们是非常完美的互补。在其他领域,比如快速心率失常的治疗,因为技术储备充分,更多的是内部创新。脑卒中的治疗则是内外部同时进行,除了不断地研发新产品如输送器等,我们还对外收购了位于爱尔兰的Neuravi公司的取栓装置:EmboTrap。我们一直是内外部结合做创新,并且专注在某些疾病领域,而不是什么都做。


记者:请问在医疗人工智能领域,强生医疗跟国内的科研院所或企业开展了哪些方面的合作?

王金鹤:一方面,我们期望与腾讯、阿里等开放性的平台开展患者大数据的管理以及可穿戴设备方面的合作。很多疾病在早期会通过自身症状体现出来,比如房颤、卒中、肿瘤这类疾病若能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将获得更好的预后,减轻病人和社会的负担。另一方面,我们也在看国内的创业公司是否有一些开发的比较成熟的技术可以借鉴。我们很快还会有新的在中国的合作创新项目会宣布。


记者:您认为人工智能应用于医疗还有哪些技术瓶颈需要突破的?

王金鹤:在技术方面,从监管的角度看,一是安全性,二是有效性。比如手术机器人会不会抖动?是否能给医生有力的反馈?提供的治疗方案是不是有效的真实的方案?诊断的准确性如何?等等。不能因为人工智能能够提高医生的工作效率,就降低安全性有效性的标准,如果人工智能不如人类智能,那么这就不是一个有效的创新。


记者:您认为强生具有哪些优势可以吸引更多的企业加入到创新生态链中?

王金鹤:自2018年起,强生医疗将创新聚焦在中国并开展了大量创新方面的工作。今年,我非常荣幸地兼任强生医疗中国区创新委员会主席,负责公司业务方面的创新。我也一直在问自己,相较于业内的其他兄弟公司如阿斯利康,以及非医疗行业比如小米、腾讯、阿里等公司,或者医疗方面的公司,我们的创新到底做的怎么样?如何能做得更好?


我认为,强生医疗的创新要做方法论和范式的改变。强生过去的创新更多的是内部创新或并购。例如内生的技术研发,或者对外收购比较好的技术。内生的技术研发周期比较长,从速度上,外部的初创公司技术创新更快。而收购是有风险的,一是收购的技术能不能通过强生落地,二是接收收购的技术后,对此技术的理解可能与当初决策的时候会有偏差。在商业模式的创新上,过去强生也比较倾向于自己从头到尾的在价值链上整合,以寻求协同效应,这也出现了速度和专注度不够的问题。过去130年,强生是一家美国公司,它是成功的,而未来130年强生要成功,它必须是一家中国公司。怎么能够植根于中国市场,适应中国市场的快速迭代,这是我们要去重新考虑的。


所以在就任强生医疗中国区创新委员会主席后,我立即去拜访了阿斯利康等跨国企业并与阿里、腾讯等非医疗企业内人士进行了交流,也与我以前MBA时的商学院教授进行了探讨。提出了要将强生的创新从之前的以一个项目为基础、以内部为主导、纵向整合的创新,转变为搭建一个开放的生态链,与上下游企业合作,聚集于各自优势领域进行创新。以疾病为中心,以病人的就诊路径为价值链的全面解决方案。在此基础上,我提出了新的、开放生态系统的创新模型和范式。


病患的就诊路径涉及:教育、筛查、诊断、治疗、随访、康复等环节。2017年,强生医疗就提出能否让可穿戴设备发挥作用,将病人的数据联系起来早日发现疾病,但可穿戴设备不是强生擅长的领域,它进入门槛比较低节奏变化快,就可穿戴设备早期筛查而言,我在公司内部也反复说,我们与小米和谷歌这样的公司相比,在此没有优势。那强生的优势在哪里呢?强生医疗的优势在于治疗领域的精耕细作,有更多医疗器械创新,比如CARTO®的系统、刚刚在海南使用的8.5F的心腔内超声、Vizigo可视鞘、DecaNav三维标测导管等,将这些全球最领先的技术做深做透。未来,我们计划通过海南这个渠道与政府合作进行真实世界数据的注册。这是全球领先的,在美国也没有的,在中国我们要做的创新,这也是我们具有优势的。至于可穿戴设备的早期疾病的发现和诊断,在我的新的开放生态创新模式下,我们愿意和任何公司合作,让患者就诊更方便,获得更好的预后,将医疗体系变得更有效,更大程度地发挥医疗价值,减轻国家的医疗负担。


这就是我的观点,就是我们去搭建一个创新的生态系统,跟生态系统中专业从事患者教育、筛查、诊断、随访、康复等细分领域的公司进行开放性的合作,而我们精耕细作在治疗领域,这就可以把创新的生态链搭起来,也可以把创新的产业链做起来,最终实现真正的创新的落地。最终获益的是病患。我相信,未来强生的创新会越做越好。


记者:您刚提到的真实世界的数据注册,可以具体介绍下么?


王金鹤:任何产品在上市前都需要做临床试验。常中使用的数据是真实的,国外目前有很多想法,能不能通过真实数据来反馈临床的安全和有效性。最近美国FDA批准了辉瑞的一个药正是通过这个方式做研究。但器械领域在中国和世界还没有过先例,在强生内部,我也在业务层面上领导这个创新。我们也想跟政府以及业内同行一起探索,但是这个方式,它最根本的科学逻辑没有变,必须能够满足新的药或是医疗器械上市所要求的充分的科学数据的支持。


记者:您认为目前医疗人工智能的产业链是否可以解决一些现有的比如医疗资源稀缺方面的问题?

王金鹤:我刚刚提到的创新生态链对于医疗资源稀缺问题不能说全部解决,但一定是有意义的。比如中国的肿瘤病人五年生存率低于欧盟、美国和日本,这主要是因为我国肿瘤病人发现的晚,而越早发现治疗效果越好。而如果我们能够跟业内其他公司在病人教育、筛查、诊断方面充分合作,大家分别做好各自的细分领域,进行创新,或许就能在早期的时候发现疾病,降低医疗的负担。比如消化道肿瘤,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就可以通过胃肠镜进行手术。


再比如中国目前最大的致死性疾病脑卒中,也是老年人的第一大致残因素。其中25%的卒中是由房颤引发,而且是重症卒中。若能通过可穿戴设备的心电图功能检查出房颤,并及早地对房颤进行消融治疗,将对卒中起到有效的预防作用。如今,可穿戴设备很发达,也受益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心梗或是卒中都是有前期症状的,如果可穿戴能够捕捉到这些非常宝贵的早期信号,提醒病人和医生,就可能让病人健康的生活,甚至挽救一条生命。另外,这也能够非常显著地降低医疗成本,比如病人可以得到早期治疗,可能不用救护车送到三甲医院,在社区医院就可以得到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