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高科动态

云从科技温浩:从高校走出的AI“中国合伙人”

2019-06-03 19:08:36 张江高科技园 435

在位于华佗路68号云从科技办公大楼的电梯里,小编和温浩在采访前打了第一次照面。拖着行李箱的温浩看起来风尘仆仆,眉宇间透露的英气中还夹杂着几分疲惫。

在之后的采访中,小编得知刚从北京飞过来的温浩行程排得特别满:接受完“你好张江”的采访,紧接着就是和上海的同事开会,然后下午会集中拜访一些上海的高校,洽谈合作事宜,第二天又要飞到苏州参加活动。


连日的舟车劳顿让温浩难掩倦容,但在开始采访后,他仿佛被瞬间唤醒,尤其是谈到云从科技的创业故事,温浩更是滔滔不绝,思如泉涌。


中科大往事

上世纪末,温浩和云从科技的另外两名创始人周曦、李继伟一同进入中国科技大学电子科技系就读,三人被分到一个宿舍,之后的7年间,三人在同一屋檐下朝夕相对,成为可同甘共苦的好兄弟。当时三人并未想到,他们会走出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相似的路径,成为现在一起创业的伙伴。


电子科技系在当时非常流行,它涉及到硬件、软件、通信器件、电路系统等。记得当时同专业就100多人,大家的兴趣点各不相同,既有电路、芯片,也有软件编程,就业前景广阔。



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就读,是温浩早就为自己选择好的路——这座拥有中科大少年班的高等学府是他心目中的学术殿堂。而选择电子信息专业则被温浩总结为“少不经事”,他当初就坚定地认为:“计算机和未来的发展方向关系很大。”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如今计算机和互联网早已成为社会发展的关键引擎。


周曦、李继伟显然和温浩是同道中人。在中科大读书期间,三人都非常喜欢编程,当时流行用电脑下五子棋,而他们想了一个新的玩法,通过编程和真人对弈。




“我们都觉得这事很酷。如果我们自己编的程序战胜了别人,就感到特别骄傲。”温浩回忆道。



五子棋之后,温浩还尝试在当时盛行的网游《星际争霸》上“做文章”,甚至还参与了联想杯大学生编程竞赛并拿了奖。


这些往事被温浩看作是三人和人工智能的懵懂初识。“当时我们就想,如果以后人工智能既能帮我们打游戏,还能为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便利,那该有多么美好啊。” 


20年后,少年时期的梦想已然成真。


昔日同窗挚友,今日创业伙伴


采访开始前,主持人提议让温浩手里拿支笔。果然,手里多了件东西,他显得轻松了几分。


“这样自在多了”,温浩笑称。拿笔的这个小习惯和他过去的职业经历不无关系——从中科大量子信息博士毕业后,温浩进入高校任职。数年时间里,温浩都是手执教鞭和学生们一起度过的。如果没有周曦的那次邀请,或许他今天还在大学里任教。当被问到“周曦博士向您提出邀请时的第一反应”时,温浩直言“很开心”。

张江高科技园

“下意识里,我感觉可以重回当年‘一起编程,朝着一个目标努力’的状态。我们三个人从1999年认识到现在,正好20年,彼此对各自的性格、脾气,包括做事方式都非常了解,可以说是知根知底。如今三人能够在一起创业,是一种绝佳的状态。”


温浩认为“生活是需要用激情去点燃的”,高校里相对安稳的工作状态始终不是他最想要的,所以一接到周曦的邀请,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对比老师和创业者这两种不同的职业,温浩觉得“做老师有点像‘个体户’,是一种相对自由的模式”,而“创业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职责”。

温浩特别提到了两件让他有成就的事。

一件是创业后第一次搬办公室。“我们第一个办公室不大,大概能坐50多人。因为前期是我在张罗选址和装修事宜,在办公室最后落成时,大家拍了一张集体照,那时候我感觉特别自豪。”

二是他到重庆和上海等机场,在过安检通道时看到了云从的产品。知道自己研发的技术最终成功落地,被成千上万的旅客使用,因而,他内心燃起了一股更强烈的斗志。

云从科技办公室一角,图右为云从科技创始人之一周曦


立军令状

目前,温浩和周曦、李继伟创立的云从科技在业界享受良好的赞誉——因为脱胎于中科院重庆研究院,云从科技还被冠以“人工智能国家队”的称号。从创立之初,三位创始人选择从金融行业切入,慢慢渗透到安防、商业等领域。如今,云从科技已是银行业的第一大AI供应商。


云从城市大脑中控平台

虽然现在云从科技带有“国家队”和金融业的光环,但温浩一直记得在接第一个金融单子时“团队差点解散”的危机。

据温浩回忆, 在2015年牛市期间,他们接到了一个券商的项目,由于每天开户量达几万级,远程开户时需要用到生物认证。在测试阶段,云从科技的技术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但到了现场却出现了死机、宕机以及掉线的状况。


“当时,我们的研发团队才十几个人,情况十分紧急,客户则要求一定在2周内解决稳定性的问题。核心团队当时就立下军令状,如果解决不了,大家就集体辞职。”温浩谈起当时的状况仍旧记忆犹新。


顶着巨大的压力,温浩们自发实行了两班倒制度——白天一波人,晚上一波人,团队用24小时去攻克难关。“那时候我们几乎没有出过机房,累了就倒在机房里睡。差不多只过了1周,产品就能上线测试,接通后稳定性非常高,那时候大家都非常兴奋。可以说,这件事是我们进入金融业以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挑战。之后我们在面对金融业客户时,就感觉更自信,更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