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高科动态

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全球最大Class A级共享实验

2019-06-03 19:10:24 张江高科技园 350

采访背景


经过27年的发展,当张江从一片农田变成张江科学城时;众多国内外知名企业研发中心、总部在此扎根落户;一批顶尖优秀人才选择这里作为创业的起点;还有一系列创业传奇故事在这里被发现和书写。


当张江汇聚全球创新资源,在重大科研成果上实现一次次突破时,一批拥有令人瞩目经历的优秀研发和转化人才带着项目、团队和想法汇聚而来;如何服务这些出身于国际一流药企、研发平台,习惯了顶尖实验室的高层次创业人才和科学家,助力其项目顺利落地和成果转化,让全球优秀投资人发现,并在张江真正与世界接轨,也成为一批着眼于打造全球顶级创新研发平台创业者的目标。


ATLATL创新研发中心(飞镖加速器),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下来到张江。



位于张衡路1077号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外景


ATLATL创新研发中心


创始人:朱鹏程

诞生时间:2018年

体量:26000㎡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张衡路1077号(前道康宁研发中心)

孵化优势:世界一流药企出身的管理人才+国际药企同样的研发环境+AI和人文艺术的创新融合+最高效节约的创新服务模式

全球最大的Class A级共享实验室

落户张江药谷

张江高科技园

什么Class A实验室?

按美国的标准,研发实验室分为Class A、B,和不具备评级标准的实验室。Class A级别的实验室为科研人员提供最舒适、安全和高效的实验环境。此类实验室对建筑有严格的标准,装修费用普遍高于$300/平方英尺(大约¥20,000/平米)。跨国药企如辉瑞、诺华、强生等公司,普遍采用该级别的实验室。这样的实验室条件,即使外面PM2.5爆表,房间内PM2.5也远低于20。之前,全球最大的Class A共享实验室位于Boston。然而现在,全球最大的Class A级别的共享生物实验室——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就设在张江药谷。


坐落于Kendall广场的MiLabs

2019年5月13日,ChinaBio现场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展台前,朱鹏程充分展示了来自于美国的创业文化——创业不是只待在实验室里996,善于交流和沟通的技能同样重要。


朱鹏程,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分子遗传学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然后跨界到芝加哥大学商学院获得MBA学位,曾经作为《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长期担任媒体科学顾问,持续创业,用3年的时间在全球生物医药研发最贵的场地Kendall Square创立了当时全球最大的ClassA级共享生物实验室,并培育了CRISPR、Editas、Gritstone、CUE、TCR2、C4、EdiGene等一批近几年业界新兴快速成长企业入驻,第一年入驻企业年融资高达40亿美金,诞生了5个IPO的业界传奇。谈及共享实验室创立的初衷,喜欢写作的朱鹏程在他自己写的一篇日记中如是写到。


生物医药创新耗资巨大,很多人才被挡在了创业门口,拥有属于自己的实验室几乎是每个科学家的梦想,我也不例外。但是生物实验室价格高昂,我完全不敢奢望。创业之初,没有任何投资,我只有从市场做起,把一切研发都外包到中国。每当参观Boston的顶尖研究所,和科学家谈起新技术的时候,我总是羡慕不已,却无法参与其中。我一定要在Boston 创立一个实验室。让科学家可以有尊严地创业。



谈及为何来到上海,选择落户张江,朱鹏程坦言:“在美国期间,常常和来自国内的企业家探讨如何提升国内核心技术。我国的产业升级迫在眉睫,这些都需要资金、经验、人才和时间的积累。通过利用生物产业的共性,深度整合一切研发资源,为医药创新省去大量的前期投资,节约运营成本,让研究人员专注研发,快速完成技术开发。如果能复制美国的成功模式和经验,那么国内科学家的创新起点将得到大大提升,我们再参与到国际竞争就不再受平台的制约。上海张江就是中国的KendallSquare(肯德尔广场,全球创新企业最密集的地区之一),这里高手云集,很多波士顿的老友都纷纷回国在此创业。如果能把美国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做一个升级版本,从共享实验室演变成一个创新集群,将是一件令人非常兴奋的事情,所以就有了回国的‘心动’。”


“上海的创业成本和生活成本的确高,但是来自全球的优秀人才都聚集在上海。”共享的资源不仅仅是指场地、仪器设备,而是更高层次的管理资源、人才资源和信息交流。曾经在创业路上经历过各种曲折、遭遇过无数挑战的朱鹏程坚定地说:“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拆掉实验室的围墙让创新链接人文

在某活动现场的朱鹏程


朱鹏程直言:“从古至今,中国最有特色的建筑体就是墙。几千年自给自足的传统,让墙分割的概念根深蒂固。随着自由贸易的开展,一堵堵墙正被推倒。但是在科学研究机构中,墙的观念依旧顽固不化。实验室与实验室之间缺乏协同合作的精神,小圈子造就了‘研发孤岛’。我现在做的就是拆除各个空间的墙,仅保留实验室和办公室,让更多人可以共享更多资源。通过空间设计、团队设计,改变企业工作形态,让研究人员可以从日常的运营中抽身,集中精力做研发,帮助企业变得小而强大。让社会资源得到更充裕的分配。我们不是在拆墙,而是在连接,在创新,在释放人文精神。”


关于ATLATL

Atlatl:源于印第安语,是早期人类为了提高捕猎的成功率发明的一种梭镖投射器,目前印第安人和因纽特人仍然在使用;这是远古人类创新的痕迹,也是我们创立ATLATL的目标:让创新更加有效,让科学家研发成果快速、精准、飞得更远。

张江高科技园

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内部一角

朱鹏程表示:“这里的管理团队来自于GSK、索迪斯、强生等,通过对标跨国企业的专业运营,让创业者享有国际顶级实验环境的同时,还有很多合作伙伴会逐渐进入,比如德国得默天旎公司、勃林格殷格翰等等,相信未来会在这里创造出更多有意思的项目和合作形式。”


与此同时,同济大学欧洲思想文化研究院孙周兴教授和ATLATL创新研发中心成立的公益性的民间学术机构“本有哲学院”也在定期举办生命科学和哲学的跨界探索。


与Boston的共享实验室项目不同,在ATLATL的目标不仅仅是降低创新成本和门槛,提高创新速度。这里还承载着更多创新研发公共社区服务功能。


在朱鹏程和他团队的规划中

◆   邀请在高校任教的诺贝尔获奖者就某一专业领域进行大师分享和对话;

◆   打破围栏,增加开放公共空间,助力创新研发企业创建交流机会;

◆  组织科普活动,让科学家不再严肃神秘,帮助公众了解“科学”背后的故事;

◆  夏季举办啤酒节和小型舞台表演活动或朗读会;

◆  将美食、美酒、艺术、创意和创业融为一体,打造属于这里的LIFESTYLE。

“如果可以,我希望在ATLATL的餐厅里让大家得到像在KENDALL餐馆里的那种体验,用餐时,也许你的身边就是大学的教授或者实验室里的研发人员在交流你感兴趣的专业问题,虽然大家并不认识,但是可以坐在一起聊天,也许一家伟大的公司就在这里出现了。”朱鹏程如是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