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高科动态

立迪生物闻丹忆: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2019-06-10 19:40:23 张江高科招商 355

张江之所以成为今日张江,不仅是时势造英雄,更是英雄造历史。每一位创业者都是一位超级英雄,他们砥砺前行,为心中坚守的初心,也为身后同伴的信任……


一代代奋斗在张江的创业者凭借着对创新的坚守、对创业的热忱、对梦想的坚持,让张江成为世界瞩目创新高地“张江”。


“你好张江”联合喜马拉雅FM推出品牌电台系列节目《张江创业者说》,在这里,您可以倾听张江创业者的“英雄故事”及其心路历程,共赴真实有趣的灵魂。本期我们将走进闻一多的孙女——闻丹忆的内心世界,看她是如何创立起立迪生物并用医学继承爷爷闻一多的精神力量。

张江高科招商

《张江创业者说》——闻丹忆

小时候,爸爸常常要求闻丹忆抄送爷爷的诗:”红烛啊!你流一滴泪,灰一分心。灰心流泪你的果,创造光明你的因。红烛啊!莫问收获,但问耕耘。”作为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文学家闻一多的孙女,闻丹忆自幼就懂得作为名人后代,要承受比常人更大的压力,“更难的是你如何去传承父辈精神,这话听起来很虚,但事实的确如此。”


别人家的孩子,闻丹忆从小就是邻居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但这个好孩子“人设”也让她做什么都要倾其十二分的努力,“作为闻一多的孙女,无论你做什么都会被放大,既然被贴上这个标签,就不能给这个标签抹黑,哪怕一丁点都不行。”她感慨道。


这种期望有时也源自家里。大学填写志愿时,本打算报考建筑系的闻丹忆被奶奶一把拉住,“你爷爷堂兄闻亦传那一房都是医生,他生前曾说过我们这房将来也应出个学医的,你想不想当医生?”闻丹忆听后点点头,然后在一到十的专业表里全都填上了医学类专业。


之后的闻丹忆一路顺风顺水,先是收到西安第四军医大学的录取通知、毕业后又取得协和医科大硕士学位,之后直接去哈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研究,在这样的荣光下闻丹忆的医学生涯就此铺展开来,而后在哈佛医学院做讲师,进军工业,定居美国也成为顺其自然的事情。


国内虽然一切都是未知的,但也充满着机遇,直到一通越洋电话打破了闻丹忆平静的生活。2007年,原在千禧制药的一位同事力邀闻丹忆一起回国组建睿智化学生物部门。 闻丹忆却有些犹豫,那时刚兴起的服务外包(CRO)行业都以化学层面为主,生物方面基本空白。


即使回去,仅靠我一个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另一方面,彼时的闻丹忆生活稳定,早早实现了普通人求而不得的“美国梦”,有必要抛下这一切去奔赴未知的领域吗?

“可这样稳定的生活直到退休的那一天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国内虽然一切都是未知的,但也充满着机遇。”闻丹忆决定还是回国。

那时睿智化学所在的张江还未完全开发,下午六点以后就漆黑一片,只有地铁站旁边有两家像样的小餐馆。当时的闻丹忆和100多位同事一起过着集体生活,“我们是食堂包饭,大家都是一起边吃边讨论,吃完继续与美国欧洲客户开电话会议、出研究报告,十一二点回家睡觉是常事。” 



彼时的张江

经历了5年多的快速发展,睿智化学生物部由刚开始的几人迅速发展到500人,其中多数人目前已成为新药研发领域的中层骨干。“当年一个锅里吃饭的战友们或自己创业,或在不同的药企任重要职位,可以说睿智化学就像是生物医药领域的‘黄埔军校’。” 闻丹忆不无感慨。


这条路没有走错,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全美肿瘤年会上闻丹忆了解到美国生物科技公司Champions Oncology 的一些医生在进行很多PDX 转化应用的研究时,针对个性化精准医疗层面都取得非常显著的效果。“那时我就畅想,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也能够在精准医疗领域取得重大的突破。”


2011年,睿智化学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后,闻丹忆觉得是时候出来为自己的梦想打拼一把了。 同年年底,在朋友们的支持鼓励下,闻丹忆注册了上海立迪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落户张江。“立迪的英文名 LIDE 全称是:Lab for Innovated Diagnosis and Experimental Therapeutics,代表着创新性诊断与实验治疗。”闻丹忆如是解释。


闻丹忆(中)和立迪生物部分团队成员

立迪生物通过PDX等模型着力于“为肿瘤病人个性化精准医疗提供一站式服务”。“国际上多年的研究证明PDX模型相对保留了肿瘤的异质性和微环境,跟临床的相关性高达89%。目前,许多药厂大多采用PDX模型来进行新药研发。”闻丹忆介绍。

PDX 经多年国外药企和学院的研究证明是抗肿瘤药新药研发中不可或缺的工具,但在临床转化应用方面却有不可逾越的障碍。“通常情况下,用PDX进行药敏测试,需4-6个月,且费用较高,普通人很难在短时间内用上。”


如何能缩短药敏检测的时间,成了决定PDX能否用于临床个性化精准用药的关键所在。

在此逻辑下,立迪生物自主发开出“安可唯®MiniPDX”。与传统的PDX不同,MiniPDX采用优化的分离方法将患者肿瘤组织的原代肿瘤细胞分离出来并置于MiniPDX胶囊中,然后将500 KD 通透性的胶囊移植到免疫缺陷小鼠体内而建立的一种药敏测试模型。


其最大的优势是可给小鼠系统用药7天,也就是把4-6个月的PDX药敏试验期缩短为7天。“我们在7天之内连续给药后,检测药物对肿瘤细胞生长的抑制作用,从而确定病人对特定药物的敏感性,为个性化精准用药提供依据。”闻丹忆解释。


“更重要的是,通过精准治疗,病人的生命周期可以延长相当一段时间。”今年新年,闻丹忆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病人家属的消息:“由于贵公司的药敏测试非常适用,我们治疗了五个疗程,目前已经能够出院回家过年了,非常感谢,能遇见您,是我们一家人的福气,祝您新年快乐,未来一切顺利。”


这个新年祝福让闻丹忆开心不已,“那个时刻,你会觉得创业过程所有的辛苦与挫折都是值得的,这条路没有走错。”如今,回顾自己的前半生,闻丹忆才发现原来一直在潜意识里继承着爷爷的精神,与之不同的是,爷爷用文字给予人力量,而自己,则是通过医学给人们传递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