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高科动态

恒润达生刘雅容:基因免疫治疗

2019-06-20 10:13:48 张江高科招商 1057

刘雅容

恒润达生

研发负责人、正高级研究员、浦江人才


2012年,还在美国的刘雅容从媒体渠道上见证了一场治疗。当时有个6岁的小患者艾米丽白血病两次复发、生命垂危,临床上使用的治疗方法已无力回天。幸运的是,艾米丽的主治医生Stephan Grupp经过大量研究后,建议实施诺华CTL019(基因改造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回输给患者进行治疗的CAR-T免疫疗法)临床试验,这一方案在艾米丽身上取得了很好疗效。至今为止,艾米丽已基本达到临床治愈,无瘤生存了6年。


或许是一直探究生命,刘雅容更能领会到生命的脆弱。刘雅容回忆说:“艾米丽生命的延续让我第一次开始动摇,是否应该坚持学术研究,还是站在距离病人最近的地方,提供满足他们临床需求的生物医药与相应的技术手段。”这一想法变成一颗种子,悄悄埋入刘雅容的心中,只待有合适的机会破土发芽。



不久后,诺华等医药公司相继披露抗肿瘤新药临床试验的利好数据,对比之下,中国无数癌症患者却无缘得到先进技术的福泽。


刘雅容觉得是时候回去了。


我们不忍心看她辛苦


在导师王品教授的推荐下,2017年,刘雅容辞去美国安进的工作,选择回国并加入恒润达生。


“第一次见到她时,我都惊呆了,没想到这么年轻。” 研发部分析组研发经理彭祥翔回忆说。



彼时,恒润达生正计划申请抗人CD19 T细胞注射液临床试验研究,刘雅容便加入其中。此前,国内并没有先例。“我们在摸索的过程中避免不了走些弯路,国内并没有一套成熟的申请流程,也没有太多具体样例可供参考,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刘雅容回忆说。


回国之前,刘雅容曾在安进公司从事过三代CAR-T、免疫调控、靶向基因以及病毒工程改造的研究。于是她决定参考国外与CAR-T上市审核相关的案例,“但是国情不同,我们需要在学习的基础上做出改变。”她说。


之后药监局、医院成为刘雅容的“驻扎地”,“我们必须去和他们面对面沟通,例如药监局,光看书面准则肯定不够,同时,我们也需要去医院和医生直接交流,因为临床反应在那里才会得到最真实的体现。”

 


在她的坚持和努力下,2017年12月25日,恒润达生“抗人CD19 T细胞注射液”临床试验申请正式获得CDE(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评审中心)受理。


“除了年轻富有朝气,你还会被她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在雅容身上,你总能看到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彭祥翔直言。而她严谨又追求完美的工作态度也潜移默化影响了很多人。


研发部病毒组研发经理谢容琳透露,刘雅容曾在去年生了一次气,“那次是因为申报的事情,由于某位同事粗心,有个数据出现了失误。” 谢容琳回忆道,“其实她很少生气,但原则性的问题她是不能容忍的,而且这种失误完全可以避免。”


事后,刘雅容又默默地帮同事再次校正一遍,这让大家甚感愧疚:“我们的失误会无形中增加她的工作强度,而她本身已经很忙了,我们不忍心看她辛苦。自那以后,所有的工作我们都会确认再三后再给她审核。”


除动植物,我更想探究人体的生命结构


Q:是什么机缘让刘雅容选择生物医药行业?


这要追溯到高二那年,刘雅容第一次接触解剖,当时,面对实验台上放着的青蛙,和其他女生反应一样,刘雅容恐惧万分,“它看起来十分可怕,更不用说上手去抓。”


迫不得已,刘雅容最后还是颤巍巍拿起工具按步骤开始解剖,彼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举动已为她打开通往生命科学的大门。此后,在多次高校举办的生物比赛中都能看到刘雅容的身影。


或许是因为实验动物由青蛙换成了小白兔,让我慢慢喜欢上了生命科学。


大学择业,生命科学成为刘雅容的不二选择,“除了动植物,其实我更想深入了解、探究人体生命结构的奥秘。”


为此,刘雅容在研究生期间转学进入美国南加州大学,此后读博、进入学术界都在她的计划之内。


刘雅容博士作演讲报告

博士毕业后,刘雅容顺利进入美国著名生物公司——安进,“我可能比较幸运吧,又或者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而现在,回国两年后的刘雅容已经是正高级研究员、浦江人才,并在《Nature Communications》, 《Science Immunology》等国际顶级杂志发表论文31篇、拥有1项美国技术专利,同时申请CAR-T相关发明专利16项。


踏准自己的节奏


“除了工作、研究有着清晰而长远的目标外,雅容对于生活也有着自己的节奏,除非出差在外,雅容每天都会专门空出时间,陪孩子吃早餐,而不会向电视剧里的女强人一样,把全部心思都扑在工作上,这样的她活得特别真实。” 谢容琳感叹道。


这种真实感也体现在刘雅容的爱好上,去旅行时,刘雅容只会考虑看自然风光,而不是人工痕迹很重,或严重商业化的景点。“我觉得很多景色本就是大自然的恩赐,如果为了迎合游客擅自添加,也就失去了本真,你看现在多数景点都是大同小异,早已没了自己的特色。”



如果没有合适的目的地,刘雅容宁愿把时间花在书本上,她特别喜欢电影《罗马假日》里的一句话:“You can either travel or read, but either your body or soul must be on the way,我们的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