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高科动态

瑞石生物王敏:心中住着“猎药人”

2019-07-16 10:26:37 张江高科招商 528

本期的采访对象,瑞石生物的CEO王敏,外表给人的感觉“温文尔雅”,而内心却住着一个“猎药人”,她敏锐洞察、深谋布局、脚踏实地和敢想敢干的创业精神,让瑞石生物迅速在医药领域崭露头角。


瑞石办公室空景照片


王敏所带领的瑞石生物,是张江生物医药领域的新兴力量。背靠恒瑞,放眼全球,仅一年多时间就建立起一支具有全球临床开发经验和注册能力的完整团队,精准定位于自身免疫疾病领域药物的研发和推进。在筹划短期内项目推进的同时也在全球物色优秀的临床前“领队人”,进行长期规划。



瑞石研发中心正式起航
 


王敏女士发言&开业庆典照片


近日,瑞石生物在张江的研发总部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开业庆典及学术论坛活动。现场当王敏致辞时,恒瑞医药高级副总经理兼全球研发总裁张连山博士一再表示恒瑞医药对于瑞石的成立给予厚望,面对这份“任重而道远”的嘱托,王敏则是郑重地请初创团队成员登台一一介绍。


上图从左至右依次为:曹海峰、吴晓东、Lucas M Pilipski、黄前、吴奕涵


瑞石核心团队

首席医学官吴奕涵在英国Aberdeen大学获得医学学士及博士学位,曾在葛兰素史克英国总部任职,具有丰富的全球和中国IND(申请临床研究批件)以及NDA(申请新药上市)获批经验;


负责注册和外部事务的副总裁曹海峰曾在葛兰素史克以及勃林格殷格翰中国担任注册部负责人,在其领导下共有超过20项的产品获批,涉及肿瘤、神经、感染、皮肤、糖尿病、心血管、免疫、呼吸和疫苗领域;


美国办公室及国际临床运营负责人&执行总监Lucas M Pilipski,曾是夏尔生物制药公司的临床研究负责人;


中国临床运营负责人&执行总监黄前,曾担任默沙东研发中心临床项目管理负责人,此前她在罗氏担任全球临床研究项目负责人;


商务拓展总监吴晓东博士则有着在强生和齐鲁制药的多年北美工作经历,在圈内也是颇有名气的商务拓展高手。




在王敏看来,打造一支具有全球临床开发实力的中国团队是瑞石生物的核心价值。基于这样的理念,瑞石生物吸引了一批优秀的同行者。


采访中,王敏介绍到,作为一家着眼于全球的研发企业,瑞石生物在上海、北京和美国波士顿都组建了团队,并且在短短1年的时间里瑞石团队扩充为62人。目前随着业务的有序推进,团队还在不断扩大成长。



从VP到CEO的完美转身
 


王敏说她与张江有着特别的渊源。2005年,作为拜耳中国和香港临床发展和医学事务副总裁回归中国,虽然办公室在北京,却需要经常来上海出差,后来被聘请到GSK工作,就开启了她与张江的不解之缘。


那是2013年1月1日,我在北京拜耳中国工作8年后被GSK邀请来张江担任中国医学发展副总裁。来张江药谷,与众多的国际大药企和许多小的生物公司一起交流学习一直是我的向往。在这里工作了四年,也建立了我与张江之间深厚的情感。


随后,在跨国企业担任高管,包括在武田担任亚洲临床发展负责人期间,她始终在思考,如何结合自己拥有的超过25年的全球和中国临床开发经验,将本土的项目带到其他国家,成为立足于中国的全球开拓者。


后来王敏短暂的以投资伙伴的身份加入启明创投,这段经历让她对行业发展和企业模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让她坚定了“想要在中国,结合已有的临床项目经验积累,组建一支由本土优秀人才团队作主体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创新药公司的决心”。


创始人王敏和团队在FDA


至于为什么和恒瑞合作,王敏说:我非常敬佩恒瑞在新药创新方面的持之以恒。正是因为战略布局和不懈的坚持,恒瑞已经开始收获创新的果实。这份从中国仿制药到创新药模式转型的坚定和勇气,不单单来自于决策者自己的智慧,也来自团队的实力。


作为临床一线出身的创业者,王敏笑言要感谢自己以前在基层的项目管理经验,以及在海外与私人诊所洽谈临床合作的经验。回国15年来,王敏凭借对国内医疗体制的了解,以及曾经接触海外医疗的经验,让她所带领的项目在每一步遇到困难时都有经验可循,而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带领团队与美国FDA进行沟通交流会议时的场景。


大家一点都不怵,虽然一开始大家有一点点紧张,但随着沟通的深入,我们都是按照国际标准严格推进试验,所以讨论的很顺利。



中国初创药企的全球视野
 


2018年10月18日,瑞石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正式宣布,美国FDA批准了公司申报的新型小分子JAK1抑制剂SHR0302的溃疡性结肠炎II期临床研究申请。SHR0302由瑞石投资方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瑞”)授权许可。之后不久,美国 FDA 批准了SHR0302的克罗恩病II期临床研究申请。同时这两项临床研究申请相继在中国、波兰和乌克兰获得临床试验许可。这项中美欧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由此进入全球全面启动和病人入选阶段。



致力成为自身免疫性疾病研发的先行者
 


对于瑞石这家初创公司的研发方向,王敏表示:我们很希望在自身免疫疾病方面做的更深更广一些。



实际上自身免疫性疾病在全球范围有大量患者,他们的生存期长,一旦确诊需要终身服药。如果我们能在这个领域深耕,通过高质量的临床试验不断开发出新的、有价值的适应症,就能让更多患者受益。



临床背景出身的王敏,思考的初衷就是围绕着病人出发。


以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罗恩病(CD)为例,这是一组影响胃肠系统的慢性进行性、炎症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其特征在于慢性复发与缓解期交替,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美国和欧洲的IBD(炎性肠病)发病率普遍较高,美国CDC(疾病控制中心)数据为UC 240/100,000和CD 200/100,000,且每年新发病率约为6-8%。亚洲则相对较低,中国UC患病率为11.6/100,000,CD 更低。然而新数据显示中国 IBD 的发病率在过去二十年中逐年增加,UC的新发病率约为2.05/100,000, CD则为1.09/100,000, 新发人数则已经与美国相当。


目前,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尚无治愈方法,其治疗原则旨在阻止疾病进展、诱导并维持疾病缓解,同时避免手术及疾病并发症。十年前研发的新型免疫抑制剂抗TNFα抗体,对炎症性肠病的治疗具有重大影响。但发现使用这些生物制剂进行长期治疗可能会导致一些患者出现免疫原性引起的反应缺失。因此,患者可能需要增加剂量和/或减少给药间隔。另外,多数患者无法负担这些价格较高的生物制剂。小分子药物方便给药,适合患者长期治疗使用。



采访中,听闻小编说有医院临床专家将克罗恩归为罕见病,王敏开始认真地分析:罕见病在中国尚没有明确定义,参考美国的规定,是指在患者数量少于20万即可定义为罕见病,但现如今克罗恩病还未出现在卫健委罕见病名单中。也许是的确在国内医院确诊的表征比较难判断,还没有准确的数据来支持规定。


随后,王敏还表示将结合临床的机会对这两种病症在中国的患者数量进行了解,也鼓励小编作为媒体,呼吁大家关注。


目前公司有三种产品正在开展临床试验,预计明年年底会有好结果跟大家分享。谈到公司在研管线进展问题,王敏自豪地说到。


虽然瑞石致力企业全球化战略,但全球化战略同时也面临巨大挑战:首先全球化顶尖专家稀缺,其次入组病人难度大,这是全球化道路上必须解决的问题,采访中,王敏也直言不讳。


瑞石生物坚信,“创新无界,迅捷有道,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才是自己应该走的路径。